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军台儿庄战役史略

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军台儿庄战役史略

云南地方报刊发出紧急通告要求度假和公务在外的军人马上赶回部队,并公布对阵亡和残废军人家属的优待政策,同时号召青年当兵。

云南仅有的部队3万余人,迅速集中到昆明和曲靖整编为第六十军,和因内战一直滞留在广东的“老三军”、在四川的新编第七师等老滇军一起,先期奔赴前线。

当 时的滇军为云南讲武学校毕业的军官统领的新式军队,封建腐败积习较少,又经过辛亥革命、护国首义、靖国战争,云南移主等战争,可以说是久经沙场。

龙云入主云南后,经过十年惨淡经营:整理地方财政金融、币值逐步稳定、税收日渐激增。

然后整军建军筹饷养兵,由缪云台经手购买比利时七九步枪、捷克造轻重机枪和法国造八二迫击炮、六零迫击炮、高射机枪等全部装备部队。

兵员多来自少数民族和壮实的矿工农夫,剽悍骁勇、训练有素。所以,六十军来到湖南,其军容之盛使中央军和别的地方军为之逊色。

龙云曾经说过:“六十军一枪一弹,都来自云南人民,以全省人力物力贡献国家”,这是实话。

从图中整齐的军容军仪,武装带、子弹袋皆有,官兵人首一顶法式头盔,还有法制的哈其开斯机枪,以及从编制表中看到的各类火炮,这个装备比中央军所谓德械师只好不差。

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军台儿庄战役史略

1938年4月,卢汉将军率领六十军抵达台儿庄战场,加入了台儿庄战役第二阶段的战斗。

22日拂晓我军一八三师五四二旅一0八一团尹国 华营与日寇矶谷廉介第十师团濑谷支队在陈瓦房村遭遇展开激战,在我军缺乏炮兵掩护的劣势环境下,与日寇主力殊死搏斗。

战斗从早晨持续到下午,全营500多 官兵与日寇展开白刃战,在日军坦克飞机的持续进攻下,营长尹国华阵亡。

傍晚时分全营仅剩二十多人在夜幕下选择突围,遭到日军追击,全营最后仅剩1人生还, 其余官兵皆壮烈殉国。

23日一八三师五四二旅旅长陈钟书率部坚守邢家楼、五胜堂,在面对拥有坦克支援的日寇作战中,苦战一昼夜不退,此时粮 弹告罄,陈钟书不得已命令部队上刺刀,与日寇展开殊死搏斗!

在白刃战过程中被日军骑兵射过来的子弹击中头部,隔日在送往徐州野战医院的途中伤重不治,与世 长辞。

陈钟书旅长在滇军中素有勇将之名,此次出征,常语同事:“数十年来,日本人欺我太甚,这次外出抗日,已对家中作过安排,誓以必死决心报答国家。”

据24日傍晚六十军军长卢汉电告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连日与敌激战,高师伤亡惨重,旅长陈钟书重伤恐已殉国,团长潘朔端轻伤,营长尹国华、丁图远阵亡,士兵仅存四分之一;安师团长龙云阶阵亡、杨炳麟重伤,士兵伤亡二千多”。

26日六十军接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令发起反击,可是由于友军汤恩伯、于学忠部配合不力,致使我军只得孤军奋战,当日深夜一八二师五三九旅一0七八团团长董文英,带领部分官兵退至湖山阵地时,遭到皇协军刘桂堂部偷袭,以身殉国。

眼见六十军进攻不力的日军,集中兵力火力猛攻我六十军东庄、火石埠阵地!坚守东庄的一八三师五四一旅严家训一0八二团和坚守火石埠的该师五四二旅莫肇衡一0 八三团遭到日军飞机火炮的轮番轰炸。

26日傍晚,一0八二团团长严家训在战壕中被日军炮弹弹片击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严家训团连长黄人钦,在战斗中阵 亡,在其身上发现一封致新婚妻子的信,其中一段写道:“匪寇深入国土,民族危在旦夕,身为军人,义当报国,万一不幸,希汝另嫁,幸勿自误。”

一0八三团团长莫肇衡指挥全团剩余官兵与日寇激战一昼夜,次日凌晨在跟日寇拼杀中身负重伤倒在血泊中。

警卫人员将莫团长背离火线,他扯下一片衣襟,饱蘸胸前涌出的鲜血,在火石埠小山下的一处岩壁上,用尽最后的气力,写下了“出师未捷身先死”。

27 日我军往禹王山阵地驻防,4月28日起,战斗进入到禹王山主阵地带的阻击战。

当夜敌军一个大队,配以坦克、骑兵,沿着大小杨村、湖山、窝山向李家圩、禹王 山进犯,来势凶猛。

我守备军奋起迎击,战斗激烈。敌军连续冲锋,一部已登山顶。我旅长王秉璋亲率土兵发起反冲锋,胸部为敌弹洞穿,负伤坚持战斗,终于将窜 至山顶之敌大部歼灭,其余纷纷后退。我万保邦旅曾泽生团之营长何起龙在李家圩激战中阵亡。

上一篇:图文:《便衣支队》发布会
下一篇:马敬涵复古西装造型俊朗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