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导演谢雨辰:任何时候都不能忘根不能忘本

台湾导演谢雨辰:任何时候都不能忘根不能忘本

谢雨辰(中)、谢雨辰妻子张金凤(左)与民革中央联络处杨海燕合影


  由民革中央联络部主办,中国台湾网、新浪网协办的的台湾记忆——海峡两岸交流图片故事征文大赛于2008年12月-2009年9月举办。活动举办期间,新浪网对话致力于两岸交流的民革中央委员、电影导演谢雨辰,讲述他记忆中的台湾与两岸交流。

谢雨辰简介

(1940—),著名导演。祖籍广东梅州,生于台湾苗栗。早年在台湾学习摄影。1970年投身电影界,曾同台湾著名导演合作,拍摄了数十部故事片,曾导演《剑气神龙》、《狙击九十》、《恶龙斩》、《华埠风云》等影片,在台影视界享有声誉。1984年回大陆定居,曾当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现任北京电影制片厂导演,并导演《夜行货车》等。

63年的岁月蹉跎 割不断的两岸血脉亲情

  主持人:您好谢导,我们知道您在大陆拍过很多比较有影响的作品,您在两岸之间穿梭奔走的经历,对您影视的创作有着怎样的影响?

  谢雨辰:那是25年前,回到祖国大陆一周年的时候拍了第一部戏《夜行货车》,《夜行货车》是台湾作家陈映真的原作,小说本身就七八千字,如果改成一部电影难度很大。我的专业是导演,虽然导演常常参加编剧工作,但是编剧到底还是另外一个专长,还是要尊重编剧,剧本改动非常困难。请国内的一些编剧家,他们从来没有看过,无法参与。于是我自己除了做导演还做编剧。之所以拍《夜行货车》,就是想要展示台湾作家笔下的台湾社会现状,60年代的台湾社会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戏拍完了之后,当时中宣部跟文化部是给予肯定的,对于大陆同胞了解台湾是有一定的积极作用,这是一个肯定。

  主持人:你的电影相当于让当时不是很了解台湾的大陆民众知道台湾的一些情况。其实您在拍摄电影之外,也承担着接待来大陆的台湾同胞工作,在文章里看到您说“一辆车送走,另外一辆车又来了”。您这么多年接待台湾同胞,跟他们交流过程当中,您觉得他们对两岸的关系,对大陆的看法有没有什么变化?

切身感受大陆巨大变化

  谢雨辰:跟25年前相比,变化真是翻天覆地。我1984年来大陆,当时国民党还进行所有的军事戒严;1987年11月,国民党在台湾舆论、老百姓呼吁之下,不得不解除了实施了半个世纪之久的军事戒严,想家老兵、包括跟祖国大陆隔离了300多年的台湾同胞回到祖国大陆来探亲、旅游、经商。

  改革开放给两岸带来的变化是我们在座的这些人是不能想象的,非常喜悦。特别是党的十七大以后,两岸人期望了多少年的“三通”实现,相当了不起。

为台商奔走的政协委员

  主持人:您成为大陆的政协委员之后,除了做导演工作之外,还为台商的利益,包括台湾学生来大陆等事务奔走。您这两年在两岸沟通方面有哪些成绩?有哪些事情给你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谢雨辰:说成绩不敢当,回归祖国大陆的台归人士,除了拍电影之外,我之所以在最艰苦的时期回来,就是因为我有这个责任,因为两岸的隔离,我就想如果我能够回归祖国大陆,为今后两岸的交流、了解做出一点疏通工作、了解工作、介绍工作,让两岸有很多不必要的隔膜或者误会、疑虑能够消除,这就是我回大陆最大的一个使命或者是基础。

  两岸的关系越来越好,我作为一个政协委员也感到非常荣耀,除了拍电影以外能够参政议政,做个民主党派,非常好。所以,我参政很重要的议题就是介绍台湾的社会现状以及他们的疑虑、祈求。2005年我在国务院对台办工作,我就建议我们对台工作最重要的是了解台湾,满足他们的需求,照顾他们的种种困难,要实施惠台政策。台湾自从加入WTO之后,台湾的农产品碰到很多问题,因为美国的农产品倾销到台湾,台湾的农业、水产业、渔牧业受到很大挫折。美国因为要搞贸易平衡,将大量的农产品倾销到台湾,台湾的那些农民就惨了,都失业,几乎没饭吃,非常困难。我把这个情况向国台办有关领导汇报,第一个惠台政策是我提的。这比我拍摄电影创下高票房还骄傲。作为一个台籍的政协委员,能够为台湾同胞做些什么事情,做些实事,我很骄傲。

上一篇:于滨副厅长赴成都市调研指导国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建设工作
下一篇: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