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房记|孟丽:被限购五年后,低于市场价200万中签新房

口述:孟丽(上海张江某外企白领)
采访:柴宗盛(澎湃新闻记者)
整理:陈鹏
时间:2018年10月20日
来上海整五年后,通过抽签我终于买到了满意的新房,回看这几年的买房经历,先限购,解禁后又被限购,再解禁后中了抽签乐透,整个过程充满戏剧性。
2013年我和老公从北京“移民”到上海,那时上海已经出台限购政策,新上海人需要交社保满两年才可以买房。不过在被限购的这段时间,我们并没有觉得特别焦虑,我是比较喜欢工作的人,心思基本都在工作上面,我老公心态更好,有房无房都无所谓的,男生好像一般都是不太焦虑房子这个事。
我不焦虑大概有两个原因吧,其一是我们的租房条件还不错,住得比较舒心。另外,我们租的这套房子98平方米,可以卖650万元,我们一年租金8万多,租售比非常低了。我们住在这儿比较从容,想去哪儿就住哪儿,反而觉得很值。
我们在上海租房五年,没遇到比较作的房东,也没有频繁换房,只换过一次房,因为房东到澳大利亚定居了,他在上海的房子6千多一平买进,涨到6万多觉得涨够了就卖掉了。我们在同一小区又换了一套房,我们租的房不算太高端,但也还行,十年房龄,两居室一月租金8000多块,房东也比较靠谱。由于这个小区没有学区,房东在张江汤臣买了一套学区房,住到那边去了。
另外我们单位也没人讨论买房,氛围比较淡定。我们单位是从无锡搬到上海的,很多同事也是从无锡搬来的,他们工作日住在上海,周末回无锡,而且几乎每人都在无锡有一两套房,都还是蛮大的房子,甚至有150平方米的那种大房子,基本都对口挺不错的学校。所以我们部门没有买房焦虑,没有人讨论在上海买房子的事。
虽然如此,但买房的心还一直有,我的买房诉求首先是为了孩子上学,我家孩子两岁了,将来上小学肯定要有学区房。
转眼到了2016年,我交税满两年了,可以买房了,但在这种优哉游哉的心态下,虽然准备买房,但没有抓紧时间看房选房。加上我老公在外出长差没回来,我也就没特别上心,在2016年我有几个月的窗口期是有资格买房的。
2016年3月25日,上海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完善本市住房市场体系和保障体系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从严执行限购政策,外地人需缴满5年社保。突然发现自己又不能买房了。
好在这三年房价没有太大变化,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2018年8月份,我交社保满五年,这一次我们行动起来了,提前两三个月开始四处看房。
因为我住张江,就在张江周边看,我们看过的楼盘不超过10个。譬如张江的玉兰香苑,那个是学区房,也是我们可以买得起的学区,一平米5万多,对口的小学听说还行,但是玉兰香苑是已经二三十年的小区了,很多住户是回迁户,也没有电梯。我们也看过唐镇的紫金九号,我婆婆特别动心想买,但是对口学校没着落就放弃了。
之后还看了一些小区,中意的学区房都很贵,有的近9万一平方米,实在太贵。然后我们就想到新盘试试运气,因为这个新楼盘价格适中,也有规划在建的小学。
而且现在新房质量比前些年的房子好不少,虽然得房率低一些,但房子的构造和户型、小区规划和绿化都比较合理,一般新房都带精装修,也不用操心装修。尤其新房能做到人车分流,这个我们蛮在意,因为我们家有小朋友、有老人,人车分流比较安全一点。
我们到售楼处后,发现人太多了,开发商也顾不上招呼买房人,没人为买主介绍楼盘沙盘、带看样板房,只在售楼处贴了一房一价的公告和认筹的流程公告,所有买房信息靠买主自学。
我们看到将来的学校还行,房子我们也能买得起,房子质量按资料描述也不错,就没有考虑其他,决定下定买房了。但发现认筹在三天后就要结束,心中开始发慌,这么短的时间估计排不上号,不过还是抱着熟悉流程的心态,赶紧行动起来。有不认识的中介说给他60万,我们能出全款的话,他保证我们买到房,但我们没那么多钱,所以没去冒这个险。
首先是钱的问题,认筹需要先交130万元的押金。我们的工资都买了股票,当时上证指数已经跌了很久,跌到了2700多点,我觉得已经到底了,这时候应该抄底而不是割肉,所以卖股票的时候很心疼。本来想找别人借一些,但是拆借完马上要还,100多万借起来也挺麻烦,最后还是决定拿自己的钱去认筹。我们炒股也只是觉得家里的钱应该找个地方存起来,银行利息低就放到股市里,这次买房基本把股市里的钱都清了。
除了准备钱之外还要准备认筹资质的资料,具体资质是非上海户籍的家庭想在上海买房,要提供连续五年交满社保的证明,其间不能中断。资质验明后,交了钱才算是有资格抽签。
我们一起买房的人建了一个群,有人把周浦的一套房子卖了抄底股市,原来挂550万,卖不动,就挂了500万卖掉了,去抄底。反正他的房是260万买的,500万卖还是赚很多。而我们恰好是相反的操作,8月底卖掉股票来认筹。谁知道后面这段时间跌得蛮狠,在我们清仓后还跌了那么多。
总的认筹时间只有一周时间,好多人凑不齐钱,130万并不是个小数目,我们也是权衡再三不得不从股市里把钱提出来,直到最后一天早晨才去交钱,早晨9点交钱,中午12点截止,总共700个号,我是668号。
好多买房人办了离婚,我去办手续时,销售劈头就问,你是离婚的吧?我说没离婚,他说“太多离婚的,都弄混了,好多人办好离婚来的。”
销售忙得跟打仗似的,700个人,才十几个销售,一个销售面对50多个客户。他就给我一个东西,让我去排队,自己去签字,签字后把钱交了,打了回执单。
认筹后过了5天,所有认筹的人参加公证处摇号,700多号人参加抽签,一共52套房,谁的号排在前面谁先选房,排在后面的在房子选完之后,就算出局。所以中签的几率很低,我没有抱多大期望,摇号的那天早晨我也没去等结果,直接早班飞机到广州出差,下午见客户。4点钟从客户那儿出来,我一看手机,老公微信说我们中了。我赶快打电话问他真的假的?我老公说真中了,我们抽到了20号之前的签。
我马上打车赶往机场,当晚回了上海。因为第二天要选房,必须本人到场,否则开发商默认放弃买房。我们买房时只写我的名字,老公说反正是婚内财产,写两人的名字办手续得两个人去,嫌麻烦。
一共52套房,抽签排名六十几号的人都去了,他们看能不能顺延后捡漏。果然有人没有去,1号就没去,据说是堵在路上,也有说法是钱没凑齐,反正没去,最后顺延的结果是55号也买到房了。
接下来开始选房,选房顺序是摇号顺序,头天晚上我还和老公研究要选几楼,因为开发商没有样板房,也没有小区沙盘,根本不知道楼在哪里,长啥样,到选楼时还是一头雾水。我以为就我们家不知道情况,后来选房时发现所有人都是这样,啥都不清楚。
选房是9点开始,我和老公8点多到,这时我们才在外面看了一眼我们的楼,然后就去选号了。由于一房一价,开发商按照采光、户型、楼层来定价。前面的人基本选最贵的,我们是自己住肯定要好一点,也是在剩下的房子里选最贵的。我们那层的02比01贵10万块钱,是因为02的一个卫生间带窗户,01的那个卫生间没有窗户。
也有例外不选最贵的,炒房人就注重性价比,和我们一起进去选房的一个炒房老太太就买01,她是东北人,刚卖了一套七宝的学区房。她说学区房太好卖了,挂上去立马被人家买走了,她用卖房款付全款买这里的新房,她是用女儿的购房资格买的,她女儿女婿都是上海户口,据说她手上还有四五套房。要买的这套房将来也是要卖掉的,所以她不要明卫,她选楼层也有讲究,她选中的是7楼,理由是7楼不太高也不太低,价格也相对较低,卖起来好卖。
抽签买新房买到就是赚到,我们要买的这套房子总价690多万,面积105平方米,均价6.5万多一平方米,而链家的中介说周边二手房均价8.5万一平方米。
选完房的第三天把首付款交齐了,首套房按揭是总价3.5成,2套房的按揭是7成,好几家是全款买房。
这批房子是准现房,明年1月底交房,之前1到5期都带地暖,但这一期因为卖得便宜,就减配了地暖。开发商的装修公司也对我们讲,整个小区里只有新开盘的这两栋没有地暖,以后出租或者转卖都不方便。但据说上海的规定是交付房必须要有地板,虽然没有地暖,但开发商还是把地板铺了。大家都想要地暖,我们又交了一个快10万的套餐,让开发商的装修公司把地板给砸了,再装地暖、铺地板。
总的说来,房子还不错,新风和中央空调都有。
回头来看,虽然买房过程略有些曲折,但最终买到了比较满意的房子,所以整个过程我们还算情绪稳定。这几年的房产财富效应没有让我们焦虑起来,因为我们在北京顺义有套房,旁边有家央企,离机场也很近,加上车位,房子每月可以租7000多块,和我们这边的房租基本能抵消。我和老公的收入不错,同时我俩既不败家,但也没有太节俭,心态还挺佛系。
(陈鹏对本文亦有贡献)

上一篇:山乡“镶金” 田园如画
下一篇:蒋恺加盟剧版《三生三世》 颜值不输鲜肉